啊五

我需要
最狂的风和最静的海

井底


你有过被浴室的排水口吸入另一个世界吗?我有,我应该是有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。这件事断断续续的,我总是记不清,趁着现在还记得一小些片段,我先记录下来。
在我还很年轻的时候,大概只有十五岁(虽然我现在只有十六岁,这样说比较好)。我穿着拖鞋,想去洗脚,那时候我还没注意到那个小小的排水口,等被它吸进去的时候,像黑洞一样(鸡皮疙瘩),难受。
{他抬头,看见蓝天白云,还有清寂的街道,这时候,他才发现,自己卡着拖鞋趴在井盖上。
他站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白色的睡衣染上尘土的灰暗,怎么拍也拍不掉。
偶尔有一两个村民路过,看了他一眼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他顺着水泥路走了一段路,还没完全开化,他有些焦急,从来没来过。
“这里是哪!”}
“是井村哟。”
{老人坐在竹椅上,笑眯眯地晒太阳,那个陌生人警惕地看着老人。}
“不要害怕呀,这里只是一个小村庄。”
{陌生人不理会老人,只是加快脚步往前走。
路越走越长,似乎没有尽头。}
“小伙子,你来这个村庄做什么?”
{青年人看着笑得淳朴的大叔,远远地问:“大叔,哪里可以出去啊,这村子好大。”}
“这只是个小村子,没有人知道出去的路。”
{云越来越厚,年轻人愤愤地离开。
这里只是个小村子吗?}
“是呀,没人想出去,大家都害怕新事物。”
{少女坐在木椅上,手里拿着一本诗集,薄薄的一本。
少年走过去,不禁放低声音:“真的吗?”}
“差不多是呀……”
{少女沉思着,放下手里的书。}
“只有一个人,ta逃出去了,但是疯了。”
{“为什么?”}
“ta是个创造者,创造了无数的生命,给村子带来了生机。”
“创造着创造着,不知道自己是被创造者还是创造者,大家也被创造者搞疯了,不敢去想生命,不敢去想不属于一切的一切。”
{少女摆了摆手。}
“你走吧,不要再回来了。”
{不知不觉,男孩走到最终的起点,男孩抬头看了眼天,黑蒙蒙的,像是要下雨了。}
“大哥哥,要下雨了。”
{女孩拿着一朵野花,笑着看男孩。}
“大哥哥,你好像我书中的角色。”
{男孩咽了口口水,浑身颤抖,雨滴噼里啪啦地砸下,疼痛炸在被白衣覆盖的皮肤上。}
{男孩怒吼:“我是谁?”}
女孩笑了笑,五彩的野花飞向雨落的天。

{他恍惚着,关掉了流水的水龙头,好像有什么东西忘了,他摇了摇脑袋,爬上床。}

评论

热度(4)